主页 > 定制案例 >

台湾藏家心中的鸡血石

鏂囨。鏉ユ簮锛毼粗  鏂囨。浣滆咃細admin  鍙戝竷鏃堕棿锛2019-07-22 鐐瑰嚮锛198  

清朝的张心斋在其大作《幽梦影》中说过:花不可以无蝶,山不可以无泉,石不可以无苔,水不可以无藻,乔木不可以无藤蔓,人不可以无癖。 所以,一个人不能没有嗜好,在收藏上,起初我也曾为此问题深感困惑,列出了一般收藏项目及优缺点,几经评估,而后想到儿

  清朝的张心斋在其大作《幽梦影》中说过:花不可以无蝶,山不可以无泉,石不可以无苔,水不可以无藻,乔木不可以无藤蔓,人不可以无癖。

  所以,一个人不能没有嗜好,在收藏上,起初我也曾为此问题深感困惑,列出了一般收藏项目及优缺点,几经评估,而后想到儿时的广播剧的《白贼七》,遂悟出,要长年而不腐不烂,易保养的收藏,首推石头类。于是,设立目标后从山溪之雅石下手,并参与《赏石协会》,在会中结识了在一九四九年前由大陆来台的收藏前辈,进而接触到石中之后——浙江昌化鸡血石,从此梦寐以求能多获得此珍贵之物,然而,在十几年前大陆未开放,只能由收藏前辈手中取得几个不堪起眼的印章。后来灵机一动,想到新加坡、香港早就可以进出大陆,于是几度前往此地寻找,也小有斩获。自大陆开放后,一、二十次的前往寻访也多少获得一些。在台湾在老收藏家们一致的赏识下,忍痛割爱让出了清朝末年宫中流出的国宝雕品。他们亦曾口中喃喃道:“也许冥冥中安排,注定昌化鸡血石文化要你来发扬,你的名字陈京,该是“点石成金哪”。由于这些前辈的期许,让我六年来不计花费一切精神与金钱,致力推展昌化鸡血石中的付出。举办两次公益性鸡血石展,及出书二本及媒体之推展。

  由收藏前辈口中及考证资料中得知(一)昌化鸡血石为皇朝期间宫中独有之宝物,四品官以上才可拥有。产地挖到的原石一律须送往宫中,由宫中专业石雕工艺师,精雕细琢出一件件精心的作品,由皇帝把赏或赐与极少数权高重臣,(二)天地万物,物物相克中,昌化鸡血石所含红色之朱砂即为克邪魔,百魔不侵之物,且其颜色为地球上动、植、矿物中颜色最鲜红者。

  此物之珍贵乃在于:全世界有二十几个国家在开采钻石矿,而一个国家中甚至于有许许多多的矿脉,然全世界却只有唯一鸡血石矿脉,即浙江昌化玉岩山才有,且从明朝初年即开始开采至今六百多年,矿脉业已枯竭。中共也在一九八五年正式下令封矿。在文革期间,中共更以大量鸡血石来炼汞,时期,许多珍品古董,不是被破坏就是被烧毁,大量的鸡血石,不分好坏,一律用来练汞,持续了十年。汞没炼出来多少,上好的鸡血石却炼掉了不少,封昌化鸡血石矿源,造成空前的大伤害。

  皇朝时期凡昌化产的鸡血石都需要进贡给朝廷,当时一般百姓终其一生也是无缘目睹。例如清康熙五十八年(一七一九)年,当时的昌化县令方城,在卸任时曾写下《留别昌化父老》七绝一首——“三年幸得返吾庐,投砚高风愧不如;检点衙斋收入好,半方图石两箱书”。这里的“图石”即鸡血石,身为昌化鸡血石产地县的县令,仅只有“半方图石”那老百姓就不敢奢望了。“半方图石”尚属“收入好”之御赐奖励,昌化鸡血石在古代的地位可见一斑了,无外乎帝王将相、王公、贵族均以为傲,拥以为重。

  昌化鸡血石开采到的原石皆送入皇宫,由宫廷中技艺高超的工艺师,慎选昌化鸡血石中精品,再精雕细琢多时,甚至于一件雕刻作品要花数年光阴。因此,其精美丝毫不逊于世界各国之石雕作品,如欧洲之大理石雕,古埃及石雕或中国有名之敦煌石窟之佛雕……等等,均为单色之原石,故在雕琢时不必顾及部分之颜色落点。而昌化鸡血石的原石具有不同颜色,有时更高远一、二十种之多,堪称玉石中颜色最多,变色最大之巧石。进行雕刻时,必须注意作品颜色之落点,例如在一件三国志人物作品中,要把红透光的位置卡在关公的脸部,黑色的在张飞的脸部,白色的在诸葛孔明脸部。又如雕刻千年鹤时,鹤顶必须落在石上最深红色的部分。雕刻水牛时,牛身是黑牛角地……等等。故而,依我见过世界七十余国之石雕作品,含法国罗浮宫、英国大英博物馆、埃及开罗博物馆及美国各博物馆等等之石雕,如以昌化鸡血石精巧之雕刻技术相较之,则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也因昌化鸡血石一块玉石中,不论大小,本身即具有红、黑、白、黄、绿、蓝、灰褐、紫、青之基本颜色,再加上其色彩又层夹相觑、相互融合、浓、淡、深、浅不一,形成各种自然的晕染效果,不加人工斧艺,使已像极一幅富有美化之自然美丽图案,变化之万千、图案之绮丽、让所有的石材均难望其项背,而昌化鸡血石好的石质中更不乏具有“细、红、润、腻、温、凝”六德之上品。

  昌化鸡血石中红色的部分,乃天然朱砂,除有避邪之作用外,亦有呈吉祥纳福寿之意义。在中国,我们常取同音字意,如“鸿”图大展、“鸿”运当头、“洪”福齐天……等等,鸿、洪音亦同于“红”、“红印”章,即“鸿运”,因此,官场或商场亦常以昌化鸡血石雕或印章,作为贺升官、高中、贺寿、祝结婚……等等之吉祥贺礼。从古至今“玉”即被视为避邪之物,然自古至今,却无人可解释玉可避邪之因由;不可否认的,是太多太多的巧合,当人们佩戴玉饰,发生危险时,玉碎代灾难,而可保身。至于昌化鸡血石是比玉更有避邪之理由,自古至今,道士刻符需要朱砂笔,“符”可避邪,而其所用之朱砂为化学朱砂,更何况昌化鸡血石所含之朱砂为天地日月精华矿脉取出之朱砂,则避邪度可想而知,宋朝名剧“包公传”剧中的冤魂要申冤都得请包大人先把案上朱砂笔收起来,他才进得了公堂呢!中华民国前军中司令——张镜先生,亦于《御品藏珍,昌化鸡血石》一书中提及抗日时,他随身携带鸡血石印鉴章作保命符,出生入死,全身而退,鸡血石也终于完成避邪趋吉任务。张镜先生并提及大陆撤退时,许多达官显贵,都弃黄金守鸡血石呢!其实,对于身揣昌化鸡血石而逢凶化吉的巧合实在不胜枚举,因此,在今的收藏家中不乏有警界、法界、医界、政界等等人士。

  我曾经收到一封来信,一位旅居日本的外交人员于驻日期间,见过日本政界、商界所收藏的昌化鸡血石,且听日本人曾说有意收尽“地球上最后的宝石——昌化鸡血石”,并在日本成立昌化鸡血石博物馆,让全世界欲睹这项宝物风采的人,只能到日本看,这件事使得身为中国人之一份子的外交人员,十分不悦,当他回到台湾后,见到我在台视与郑美仪小姐主持的“咱的乡情咱的歌”的电视节目中展示与介绍昌化鸡血石的单元后,才舒解了他的尤心,并来信告诉我:“您的昌化鸡血石比我在日本看的还要精美得多。”日本人掀起了收藏昌化鸡血石热,是在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之后,周恩来当时以国礼赠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一对昌化鸡血石印章,做为谢礼。才让日本人顿悟昌化鸡血石为中国之国宝,亦为世界之珍宝,故而日本人称其为“地球上最后的宝石”。

  要有好的收藏,必须具有“三力”功夫,的确一点不假。首先要有“财力”否则喜欢的收藏品无法公然占为己有,其次“眼力”亦为重要,本身如不具有行家之学识,恐怕将会不断的缴学费又受气,第三力应该是最难的,那就是赌买的“魄力”。以石中之王“田黄”为例,明朝初年时,即有“一两田黄三两金”之价,民国初年,更逢十两金,由于愈形稀少,今日更超过百两金。石中之后的昌化鸡血石,乃质佳色美的精品,其价值势必比田黄更高,至于,明、清皇宫中收藏之巧夺天工之雕品,更无法以金钱论之。毕竟艺术是无价的,毕竟世界上绝对找不到完全一样的第二件鸡血石,无外乎最近的世界性的国际拍卖场中,“石中之后”每每都是最枪手的。

  老收藏家龙庵翁先生曾在宫中伴读·陪皇帝玩耍目睹了清末帝国终结前的一段宫中岁月,常听说宫中的珍贵之物被人盗卖,最严重的一次,是“建福宫”失火疑案。宫中历代搜刮的宝物由于内务府非常腐败,与太监勾结,被盗卖相当严重,尤其本来就量已稀少的昌化鸡血石更成为被盗买的目标。清末,慈溪太后在紫禁城中收藏了为数不少的昌化鸡血石,作为个人珍玩的收藏品。西元一九零零年,义和团包围紫禁城,慈禧太后私下命令太监将她收藏的鸡血石,由易搬运的体积小的开始,慢慢移出宫廷,大型的昌化鸡血石则利用出殡时,放入棺木内,以死人陪葬的名义偷运出宫。这是为何宫中国宝今日流落民间之其中原因。

  十几年来,我对昌化鸡血石,从接受、收藏到推展,所付出的努力是希望这难得唯一中国独有的国宝,能让更多人了解,能回到历史记载,能获得世界的肯定。依靠个人的力量,杯水车薪,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盼望能借此登高一呼,有志之士,大家共享盛举,让昌化鸡血石回归到中华固有文化历史上,如此才能使昌化鸡血石继续传承延续下去,生生不息。在次特别要感谢国立历史博物馆的黄光男馆长、黄永川副馆长、高玉珍主任及杨式昭研究员对昌化鸡血石文化的推展工作,鼎力相助,相信在昌化鸡血石的文化历史延续中,他们的功劳也将会是永垂不朽的。

  
鍏充簬鎴戜滑    骞垮憡鏈嶅姟    缃戠珯鏈嶅姟    甯姪涓績  閭欢鑱旂郴

鏈珯鎵鏈夊唴瀹癸紙鐗瑰埆璇存槑闄ゅ锛夋簮鑷綉缁滐紝濡傛湁渚垫潈锛岃鑱旂郴鎴戜滑鍒犻櫎銆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